关于癌症 – 专访美国癌症研究协会主席巴塞尔加医生(一)

(文章为“宇健医疗”原版翻译整理,如转载请注明“宇健医疗”,违者必究)

“健”语: 西班牙《国家》报对美国癌症研究协会主席何塞普巴塞尔加医生在其上任前的专访。值得一读的采访,让我们看看一个全球最出色的癌症医生如何看待癌症,工作和生活,以及如何评价影星安吉丽娜·朱莉蔓延进行预防性双乳切除术。

55岁肿瘤学专家​何塞普巴塞尔加医生不仅是一位医术精湛的医生,同时也是出色的研究者。巴塞尔加医生目前在肿瘤领域领先的纽约纪念斯隆凯瑟琳医院(Hospital Memorial de Nueva York)担任主任医师。明年4月他将担任这一领域的的最大组织——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主席一职。

 

塞尔加先生有着犀利的眼神。他一直在努力奋斗以尽快地让患者受益于新的研究成果。他在西班牙祺隆医院里的一间小办公室里接待了我们,这只是他在巴塞罗那不同办公地点中的一间。两面墙上挂满了各种证书,奖项,和头衔。还有就是他与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的照片。远处,透过一面大窗户可将美丽的地中海尽收眼底。他被称为是一位融合了拉丁裔医生的亲和力以及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严谨的男人。

如果说在整个采访中最明确的是什么,那就是他对盎格鲁撒克逊文化的敬仰。巴塞尔加欣赏这个文化中的责任感,严谨性,开明度,多文化融合,一体化的精神以及从各个专业吸取最优秀的人才的洞察力。

巴塞尔加医生绝大部分的专业工作都在美国进行,早在1986年他就前去纽约斯隆凯瑟琳癌症中心深造,现在他已是该中心的主任医师。在这个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抗癌中心里,他负责管理26亿美元的预算,1000位医生,总数为13000的员工。此外,明年4月20日还将担任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主席一职。该协会由34000名专业人士和研究人员组成。

不过,他总是喜欢与自己的家乡和工作的地方都保持联系,并将他们的经验输送到美国。他同时在巴塞罗那瓦尔德布隆医院肿瘤研究所(VHIO)担任科学委员会主席。

您是纽约纪念斯隆凯瑟琳医院的主任医师,并且将在四月接管美洲癌症研究协会主席的职务。这也就是说,在世界对抗癌症的战斗中您起着主导作用,对吗?
不,这个说法有些过了。抗癌不能被人领导,只有科学才可以引导。不过你可以通过担任领导的职务做到的是,比如影响AACR的议程,在卫生行政部门和公众面前行使重要的游说职能。在你在位的这一年中将你的愿景付诸实践,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挑战。

癌症治疗将会减少化疗,更多使用药物治疗?
我们在肿瘤研究方面有了重大进步,尤其是基因组技术。现在我们有何进展,下一步呢?
肿瘤的形成始于正常组织细胞,DNA的突变造成了肿瘤。当有一个突变出现,紧接着细胞就会转换…然后开始生长——这,就是癌症。到目前为止,我们根据原始组织将肿瘤进行了分类:肺癌,乳腺癌,肝癌……然后我们就通知病人去看相应的专家了……但是原始组织所在的地方不一定会生肿瘤,或者只有一小部分有肿瘤。现在我们终于能够对肿瘤的基因组进行排序和分析,这让我们能够了解突变带来的结果,从而设计药物来解决一个特定的突变。

有关这一方面我们正在研究Cleopatra,是您设计的……
是。我开发了两种药,赫赛汀和帕妥珠单抗。后者是一种新的对抗HER2乳腺肿瘤的药物。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发现,在晚期癌症患者的药物中增加了帕妥珠单抗后,存活率增加了16个月,这是非常棒的:从41个月增加到了57个月。

针对癌症转移的患者呢?
针对多发性转移的患者。我们现在在Afinity研究里对刚被诊断出肿瘤的患者使用帕妥珠单抗。HER2阳性肿瘤15年前导致了80%患者死亡的疾病,如今我们将做到95%的治愈率。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HER2阳性肿瘤中,我们已经找到了突变的基因。每个肿瘤我们都能够找到突变的基因吗?这如同一个赌注,要看运气。我们需要深化我们的研究,去研究那些罕见的突变。

这一点,再加上个性化的治疗,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将有一个毒性比化疗要小的治疗方案,可以直接攻击突变的细胞,而不影响那些健康的细胞?这对患者意味着什么?
他们会较少地接受化疗。这意味着将进行毒性较低的治疗。其中许多人都将采取口服药物的形式,每日只需一次。

“毒性较低”的确切含义是什么?如患者掉头发数量会减少吗?
这意味着患者不会掉头发,抵抗力不会降低,不会那么累,可以保持原有正常生活,不用每三周去化疗一次。

那什么时候这可以成为一种普遍的治疗方法?
这已经发生了,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们已经有五六种药品受批准了。一切准备就绪。

没有准确日期吗?
我们每年都有2或3种新药获批。值得兴奋的是,多种基因突变的肿瘤也可以使用免疫疗法治疗。

免疫疗法被称为革命性的疗法。它是否可以称为真正意义上的革命?
是的,它是一场革命。到目前为止肿瘤是很难治疗的,如黑色素瘤,我们现在进行的治疗70%有反应,且肿瘤消失了。有一种亚白血病,我们控制了淋巴细胞,缓解了80%的症状。因此称之为革命很正确。

这场革命会彻底消灭癌症吗?或会将癌症转为慢性疾病?
有的情况下,是可以治愈的。免疫系统几乎是我们身体最有效的一部分。它已经进化了数千年,来抵御外敌,使我们在一个充满外敌的环境下依然可以生存。淋巴细胞是连环杀手,是完美的武器。如果我们让淋巴细胞知道他们应该杀死肿瘤,那么肿瘤就不会再生长了。这和疫苗的原理差不多:当你已经感染过了,那么这种疾病就不会在你身上出现了。
2004年6月15日,在《国家》报的一个采访中,您说“癌症将不再导致死亡”。
其实是这样的:癌症是导致死亡的首要原因,今后它仍然将一直是导致死亡的原因,但却不会再是首要原因。

那什么时候会实现?
我们正在每年减少2%的癌症死亡率。它将会降低得非常快。

尽管一切都在进步,但几乎无法阻止癌症这个词成为禁忌… …
无法阻止,但进步是明显的。癌症这个词以前是一个巨大的禁忌,但至少现在,人们可以说出来了。很多人害怕是正常的。当一个人被诊断为癌症时,他自己的生活,甚至整个家庭,所有她爱的人的生活势必会陷入危机中……人肯定会害怕,否则就是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