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 – 第五种疗法(文章为“宇健医疗”原版翻译整理,如转载请注明“宇健医疗”,违者必究)

(文章为“宇健医疗”原版翻译整理,如转载请注明“宇健医疗”,违者必究)
本文来源:The Economist

医生们正在尝试征用免疫系统,来帮助战胜癌症,并已取得一些成就。
从广义上讲,有四种对抗癌症的方法。您可以切除肿瘤,或放疗或化疗,就是用化学药物杀死所有快速分裂细胞,包含癌变细胞。化疗中的“靶向疗法”,顾名思义,就是可以通过识别癌细胞的某些特征来进行针对性的化疗。 无论单独使用还是组合使用,这四种治疗方式均稳步提升了大多数种类癌症患者的存活率。现在,有可能会出现第五种治疗方式。今年在芝加哥举办的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的年会中,研究员们聆听了“免疫-肿瘤学”的最新进展。

现代医学提供了充分的理由认为免疫系统 – 用于保证身体的安全-可以并确实在攻击癌症。免疫系统变弱的人,无论是因为疾病本身,还是因为帮助他们接受器官移植的药物引起的,面临着更大的患恶性肿瘤的风险。还有很多致癌因素,如不良的饮食习惯,酗酒,压力及抽烟,都是众所周知的会影响免疫系统的因素。运动,由于它对身体防御系统的促进,可以加强癌症存活率。

抗癌疫苗的结果不一。成功的疫苗,如宫颈癌疫苗,抵御碰巧与肿瘤形成相关的普通病毒。一个真正的癌症疫苗- 应可以刺激免疫系统去识别癌细胞产生的指示性的蛋白质 – 已被证实难以实现。

但是现在,新一代治疗方案带来新的可能性。就像“靶向治疗”,这些新方法通常使用抗体—和其它蛋白质特别匹配的蛋白质。但不同于靶向疗法,新的治疗方法不直接攻击癌细胞,而是让免疫系统对它们发挥作用。

MedImmune公司(一家制药公司,总部设在Maryland)的Edward Bradley说,癌症应该是使用三种策略来避免身体防御。其一是,以一种免疫系统无法识别并杀死的方式呈现在身体中。另一种是干扰T细胞的能力,T细胞的职责便是杀死不好的细胞,T细胞在身体内存在几十年,一直为抵抗疾病提供持久的免疫力。最后,癌细胞通过多种方法,使得免疫系统整体被抑制。

不让癌细胞逃生

其中的第二条路,很多参加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的公司都希望切断它。很多肿瘤细胞在其表面上释放蛋白质 – 被称为“检查点”的蛋白质 – 与T细胞上的互补性分子结合,使得免疫系统忽略它们。2011年,Bristol-Myers Squibb制药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Yervoy的产品,它是一种可以和欺诈性的蛋白之一CTLA-4结合的抗体,以此来阻挡它对免疫系统的欺骗行为。Yervoy是第一个延长了黑色素瘤患者寿命的药物、与标准治疗相比,它降低了患者三分之一的死亡风险。令人兴奋的是,少数患者的肿瘤治愈后,并未复发。

去年,另一家制药公司Merck,制造了Keytruda,一种抗体,使用类似的方式对抗了名为PD-1的检测点蛋白质。一年后,与Yervoy58%的存活率比,74%获得Keytruda治疗的患者仍旧存活。Bristol-MyersSquibb又制造了Opdivo,另一个PD-1药物。Roche 和 AstraZeneca,另外两家制药公司,也在开发类似的治疗方法。

因为现在有不只针对一种检测点蛋白质的新疗法,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采用药物的组合是否比单独使用某一种药物更有效。展示在大会上的研究显示出这种可能。就黑色素瘤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或者说,病人的癌症没有恶化的期间)来看,只服用Opdivo的病人的无进展生存期为6.9个月,只服用Yervoy的病人为2.9个月。同时服用这两种药物的病人为平均11.5个月(见图表)。

检查点抑制剂似乎对他类型的癌症也有疗效。Keytruda可有效对抗某些结肠癌和转移性头颈部癌症。Opdivo用于治疗一种常见的肺癌,同时也初步显现出对肝癌治疗的作用。在膀胱和肾脏癌的治疗上,这种药物也已显现出了有利的结果。对于晚期肺癌,虽然最好的治疗方法还是化疗,五年后患者的存活率通常只有5%。但结合肿瘤免疫药物的治疗使得该存活率增长至20%和30%之间。大量的治疗对比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奇迹在医学上相当罕见,在肿瘤治疗上也同样。这个关于肺癌的数字虽然振奋人心,一些患者获得了更长的生存期,但对更多的患者是否使用检查点抑制剂的区别不大,甚至根本没有区别。

一种理论认为,有些肿瘤在采用布拉德利医生的第一种逃生法: 并不是试图避免T细胞的反应,从一开始就尽量避免引起这样的反应。在西雅图,朱诺公司也希望通过CAR-T疗法关闭这条路线。这涉及到从一个癌症病人提取T细胞,采用基因疗法改变它们,这样会使他们在其表面产生肿瘤识别蛋白。这些细胞在培养皿上繁殖后再放回病人体内。

免疫设计公司(Immune Design),是另一家西雅图的公司,也在尝试类似的办法,但在体内进行。它制造了一种病毒,可以改变树突状细胞的基因结构,用来培养T细胞应对新的威胁。同时还研制出了抗原和佐剂,都是无害的物质,用来刺激T细胞生成。希望这个鸡尾酒疗法会生成随时待命的T细胞大军。

检查点就是对应点

一些,也可能很多当时没有对检查点抑制剂作出反应的患者,如果被同时给予已经能识别出敌人的T细胞,治疗可能会获得更好的效果。同样明智的想法是,应该看看癌症疫苗与检查点抑制剂组合使用时,它们的有效性是否会提高。

如果不同的免疫治疗的组合起作用的话,把免疫治疗和癌症治疗的主流方法结合也可能起作用。现在有很多这样的研究正在进行。这些组合可能在手术刚刚结束后十分有用,例如用于清除手术遗留的癌细胞。在使用靶向治疗尽力阻止肿瘤生长源头时,这些组合也可能达到很好的效果。靶向治疗往往会使肿瘤产生耐药性;采用生物方法双重打击肿瘤可能使这种情况更加少见。

新的治疗前景看好。但他们并不便宜。Yervoy的费用是每人每年13万美元,而Opdivo的费用是每人每年约15万美元。随着越来越多的制药公司进入这个领域,患者希望同类型的药物在市场上参与竞争。但随着发达国家的肥胖人群增多,年龄增大,人们更易患上癌症。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制药公司如何从免疫肿瘤疗法中获利,同时保险公司和政府又负担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