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健医疗第二医疗意见 – 肺腺癌案例

患者: 中年男性

这是一个肺腺癌转移的病历,伴有胸水。病人的治疗采用放疗和定期化疗的组合(至少使用了卡铂加叶酸抗代谢药物),但该治疗方式并没有阻止癌细胞的生长和转移。

患者现有医疗报告的生物标志物有些令人困惑,因为EFGR – L858显得十分活跃,所以预计可采用激酶抑制剂进行治疗,但EFGR外显子20出现突变,通常说明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药物反应较差。但困惑的是更早期的医疗报告显示无突变。根据一些其它化验的结果,如用于检测ROS1的FISH切片显示阴性,但结果并不明确,因为癌细胞的数量太低。鉴于针对ROS1+的病例可能会有一些特定的治疗方法,建议重新进行一次该化验。还有其他一些生物标志物可能值得看看,比如BRAF 。虽然罕见,但当它们显示为阳性的情况下,可以有特定的治疗方法。

在宇健看来,该患者应进一步做生物标志物的检查,且这个病例应该经由这类癌症、标志物和靶向治疗的顶级专家进行审查。由此我们强烈推荐罗塞尔医生,他工作在肺癌研究领域的第一线,是该领域的世界顶级专家之一,甚至还申请了有关肺生物标志物检测的专利。他也很清楚有哪些可能的试验性治疗,这些试验性治疗一般用于最坏的情况,比如EFGR具有抗药性,ALK呈阴性和ROS1呈阴性,比如这个患者,而且没有其他的生物标志物的靶向疗法。他应该是患者考虑其他可能治疗方案的联系人,如细胞疗法(如自体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治疗)。